昆都伦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马化腾的丰收季与“焦虑持久战”

www.tenimizer.com2020-01-10

11月6日,“红衣主教”周弘毅出现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大厅,并在江南嘉杰360后门举行了解释会,回答外界提问。

此前,11月2日,江南嘉杰发布了一份针对360家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报告。根据重组计划,此次将投入360家公司的100%股权作为资产,价格为504.16亿元。

CICC此前的分析认为,如果360股回归a股,其市值将达到613亿美元(3800亿元人民币)。

周弘毅以前的“敌人”马花藤在资本市场转来转去的时候并没有闲着。今年下半年,马花藤迎来了收获季节。

11月7日,文悦集团宣布其全球发行的最终价格为每股55港元(约46.75元/股);根据这一计算,文悦集团的市值约为498.5295亿港元,约合人民币423.7395亿元。根据公开信息,腾讯持有文悦集团65.38%的股份,上市后仍将持有50%以上的股份。

不久前,一家新的汽车零售交易平台宜欣集团向香港交易所提交了首次公开募股申请。腾讯将成为此次上市后最大的赢家。目前,腾讯在宜欣的直接和间接持股已经达到33%左右。

今年9月底,香港顶级股票“金融科技第一股”中安在线(Zhong 'an Online)上市首日市值一度超过1000亿港元。在美国股市,腾讯投资的搜狗向证交会提交了首次公开募股招股说明书,并宣布了每股11美元至13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价格区间。

据媒体估计,中安、文悦、搜狗和宜欣给腾讯带来了至少441亿元。在腾讯的投资地图中,也有一些小型互联网巨头等待上市,如美团评论(Meituan Comments)、饿瑶、滴滴出行和莫比克。

周弘毅和马花藤最具代表性的交集出现在2010年9月,著名的3Q战争。2011年3月,奇虎360在美国的首次公开募股价值约为32亿美元。当时,腾讯的市值约为400亿美元。目前,腾讯的市值接近4600亿美元。

花藤本人也很值钱。2017年,他以2180亿元的财富位列胡润信息技术企业家排行榜榜首。马云以1900亿元排名第二,李彦宏以1185亿元排名第三。这是十年来马花藤第三次荣登榜首。

在过去的7年里,花藤做了什么?

放弃搜索,押注搜狗成为一个小型搜索巨头。

2013年9月,腾讯在搜狗进行战略投资,成为其唯一的最大股东,持有43.7%的股份,给搜狗带来巨大的流量,并在许多产品领域开展合作。

在投资的前一年,搜狐刚刚与阿里和平分手,并撤回了阿里在搜狗的股份。据说张朝阳当时对搜狗不耐烦,准备打包卖给他的好朋友周弘毅,与360搜索(360 Search)合并,改写中国的搜索模式。

2013年7月,有传言称360对搜狗的收购已经敲定。然而,王小川不喜欢它。他开始在腾讯、360岁的阿里和母公司搜狐之间进行调解。尤其是腾讯,对竞争对手360收购搜狗的传言尤为敏感,一旦意识到这一点,搜索将被完全边缘化,而搜索一直没有改善。

当时,周弘毅是搜狗最感兴趣的潜在买家之一。当时,360是搜索市场的后来者,但它很快占据了大约18%的市场份额。如果360能够赢得搜狗10%以上的市场份额,它将对百度产生重大影响,甚至改变整个搜索市场的格局。据媒体报道,周弘毅当时也向搜狗提出了一个非常真诚的价格:4亿美元现金和10亿美元股票。

在王小川去新加坡参加搜狐定于2013年7月29日举行的第二季度盈利委员会之前,马花藤、刘池平和王小川打了一个电话。在这个电话中,花藤发现王小川对腾讯搜搜内部系统的了解和搜搜一样多。

第三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不久,一些分析家说,花藤决定在搜狗投资,以“哀悼周弘毅”。

最后,王小川得到了他想要的。腾讯向搜狗注入4.48亿美元,同时将苏苏等几个产品线合并到搜狗。搜狗还获得了腾讯的几个一流入口。交易完成后,腾讯持有搜狗36.5%的股份

然而,马云花藤提供了比周弘毅更高的价格和更好的投资条件,确保了搜狗的独立地位、搜狐的控制地位和创始人王小川对搜狗的控制。

2013年9月,花藤、张朝阳、王小川在搜狐传媒大厦的照片传遍了整个网络。王小川带着最甜蜜的微笑站在马花藤和张朝阳之间。

2010年第三次世界大战期间,腾讯被批评为“潮水般的王者”。《计算机世界》封面上的一篇文章将这一指控推向了高潮。从那以后,马花藤逐渐想明白一件事,开始从“做每件事,自己做每件事”转变为“给别人做不擅长或做不好的事”。购买搜狗的股份是这一转变中的里程碑事件。

腾讯也为搜狗提供了很多支持。根据搜狗的招股说明书,2017年6月,搜狗搜索21.8%的流量来自自己的产品,而38.2%来自腾讯的互联网资产搜狗搜索是腾讯产品的默认搜索引擎,如手机QQ浏览器、qq.com等。合作期将持续到2023年。

2014年,腾讯微信的官方账户连接到了搜狗的搜索服务。搜狗能够专门搜索微信公众号生成的内容,这成为搜狗区别于百度和360等竞争对手的最大法宝。

市场研究公司StatCounter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8月,百度在中国搜索市场的份额为74.59%,神马搜索(UC和阿里的移动搜索引擎)为7.93%,360搜索和搜狗搜索分别为7.93%和3.95%,分别排名第三和第四。具体而言,在个人电脑方面,360人占26.76%,而搜狗仅占3.96%。然而,在移动搜索市场,搜狗占3.95%,高于360家的0.67%。

招股说明书显示腾讯目前持有搜狗43.7%的股份,排名第一大股东。根据搜狗发行价格的计算,该股权价值约为26.22亿美元,相比腾讯2013年在搜狗的投资4.48亿美元,腾讯盈利约为22亿美元,相当于144亿元人民币。

支持文悦上市,帮助吴文辉报复盛大

在香港资本市场。继中安之后,文悦集团首次公开募股成为市场追逐的焦点。该公司的冻结资本约为5,200亿港元,在香港新股冻结资本历史上排名第二,超过中国在线,成为今年新的“冻结资本王”。

“我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8岁以下的儿童或80岁以下的老人可以借助任何电子媒体阅读,比如家用电脑、平板电脑、手机、电子书,甚至还有iWatch和谷歌眼镜。”在内部信件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将新公司的目标概括为“全民阅读”。

2004年,盛大收购吴文辉创办的契丹是改变产业结构的一件大事。在盛大的资本支持下,契丹发展非常迅速,第一年就翻了一番多。到2007年和2008年,其影响力已达到每天1亿元人民币,涌现出许多优秀作品。

此后,盛大先后收购了洪秀天翔、晋江原创网站、荣树等网站。并很快建立了盛大文学。可以说,吴文辉应该成为新盛大文学的首席执行官,但是盛大决定任命职业经理人侯小强为盛大文学的首席执行官。在随后的采访中,吴文辉说他很高兴接受当时的结果。

两者之间的差异在2013年变得难以控制。吴文辉认为,当移动互联网到来时,他应该利用版权价值提升的机会,大力发展移动终端,迅速占领移动终端市场。侯小强漠不关心。他逐渐夺走了起步无线运营权、影视剧衍生运营权和第三方合作运营权,这也彻底边缘化了吴文辉。

2013年初,吴文辉和他的团队正式向陈天桥提出管理层收购(MBO)计划作为起点。据说吴文辉已经获得了一个强大的PE的支持,并计划接受独立运营的起点,要求陈天桥退出。

陈天桥有意出售,但问题是价格。吴文辉团队最初对管理层收购的出价为4-5亿美元,而陈天桥的出价为8亿美元,这促使吴文辉退出。3月21日,吴文辉选择放弃这颗星

2014年4月,经过一年的竞争,吴文辉走上前台,成为腾讯文学的总经理,负责腾讯文学的管理和运营。

加入腾讯文学后,吴文辉立即开始了一系列快速抢占市场份额的大动作。随后,在大转型时期,腾讯斥资7.3亿美元收购盛大文学并合并盛大文学。文悦集团诞生于年。就这样,契丹回到了吴文辉。

截至2016年12月31日,文悦集团拥有530万名作家和840万部文学作品。在内容存储方面,包括《狗日的腾讯》、《大主宰》、《完美世界》、《雪鹰领主》、《龙王传说》、《武炼巅峰》和《择天记》在内的许多在线搜索作品都被列在文悦集团旗下。

经过15年的商业起伏,吴文辉终于带领文悦集团走上了上市之路。

对于马云花藤来说,除了帮助吴文辉实现他在文学领域的梦想,腾讯还在这笔交易中获得了丰厚的利润。根据发行价格55港元,文悦集团的市值将达到498.52亿港元。大约一半的市值属于腾讯。

马花藤的《焦虑持久战》

2011年4月,腾讯全面启动其开放战略,旨在从一个在线生活平台向“开放共享的无国界互联网新生态”迈进。

六年后,腾讯从“再造腾讯”转变为“开放生态”,从“大树”转变为“森林”。腾讯科技(Tencent Technology)的一份报告显示,腾讯在开放生态方面的成就如下:支持了400万家初创企业,孵化了30家上市公司。合作伙伴的总价值超过3000亿元,带动了500亿元的经济增长,创造了1100万个就业机会。

腾讯对外开放的背后,除了公众舆论的外部压力,还有来自内心的焦虑。

“腾讯从来都没有放松过。我们每天都如履薄冰。我们总是担心疏忽会在任何时候给我们带来致命的打击。我们总是担心用户会抛弃我们。”马花藤曾经这样表达过他的焦虑。

这些焦虑反映在腾讯的投资布局上。据不完全统计,腾讯已经投资或收购了数百个目标项目,涵盖近20个行业方向,并从seed实现了上市后的整体布局。

据合并市场(Mergermaket)报道,腾讯在过去五年的并购总投资达到625亿美元,其中21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00亿元)投资于2016年,相当于当年总收入的97%。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应该是腾讯在2014年以2.15亿美元入股JD.com。此次交易中,JD.com将获得腾讯B2C平台QQ网上购物和C2C平台派网、物流人员和资产100%的权益,以及益信网的少数股权和益信网剩余股权的购买权。这一组合立即成为肩负C2C和B2C业务的巨大电子商务巨头,在未来几年,它将对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生态系统构成巨大的威胁和压力。

可见,焦虑不一定是件坏事。只是,这是一场持久战。

有些人说腾讯强大到足以成为今天的cmnet,但这似乎并没有减轻马花藤的焦虑。

如付款。在移动支付的战场上,腾讯一直试图通过高频和低频闪电战改变中国的第三方支付模式。

今年早些时候,马云花藤在微信支付团队的一次内部会议上表示,微信支付在2016年的离线总份额已经超过支付宝,并挥手给予微信支付团队1亿元奖励。

可惜时光流逝,星星也在变化。截至2017年第二季度,艾瑞咨询(iResearch)发布的报告显示,在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支付宝的市场份额从第一季度的54%上升至第二季度的54.5%;微信支付背后的财付通从上季度的40%降至39.8%。

易观国际发布的最新数据还显示,支付宝在2017年Q2市场份额为53.70%,位居第一,与第一季度持平。然而,腾讯财付通的市场份额较第一季度下降了0.4个百分点,至39.1%。

分析认为,最新数据背后是微信支付一直处于弱势。不久前,微信支付已完全连接到,并与安徽公交系统达成合作,推出微信旅行码。据媒体报道,马花藤的个人平台是两个合作社的幕后黑手

[本文由合作媒体转载,并经投资界授权。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