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都伦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凤凰艺术 | 傅饶:光年,一场幻象之惑

www.tenimizer.com2019-10-09

凤凰艺术4天前我想分享光年

近日,艺术家傅饶的展览《光年》在台北开幕,傅饶延续了某种色彩和长线的表现力。在看似统一的色调中,某种虚构的幻想在闪烁的背景中跳出来。在他的作品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同色中国画的色彩概念,以及《平原法》中的构图框架。以下是凤凰艺术的客座作家,独立策展人李博彦的展览文章。

比起燃烧的云朵还美丽,被群山,湖泊,黑森林所环绕.在台北关渡美术馆的个展《光年》中,傅饶延续了某种色彩和长线的表现力。在看似统一的色调中,某种虚构的幻想在闪烁的背景中跳出来。从表面上看,奇怪的色彩处理是主观的且不受限制的,但是类似的经验不能总结傅饶是一种感性的表现主义者。因为在傅饶的作品中,我们还可以从“平原法”中看到中国绘画“有色”的色彩概念和构图框架。这是两个规则,也是两个限制。他内心的动作充满了制衡的幻想,紫褐色的神秘色调在每个难以形容的角落里来回流动。

▲展览现场

在许多标题为《光年》《离弦》《易北河畔的邂逅》的水平大型作品中,很难找到视觉焦点,从图片的边缘到中心,曲线贯穿了圆形视觉链。这证明了艺术家打算缩小对象的形象,并尝试丰富链上的对象符号。圆形的稳定性感与分散透视图的多角度集合相结合,可以在平面作品中扩展更多空间。所有物体都具有被外力压碎的破坏感。在这里,“客观图像”被拉回到保持效果或美感的材料上。艺术家依靠更有效的主观经验来建模,因此,在一幅画中出现的道路与另一幅画中出现的道路之间没有本质区别。这里的图像只是从一个空间到另一个空间,从一个光年到另一个空间的穿梭。当这些图片结构不再依靠自然追踪,而是依靠主观异化来推导图像的概念时,图片自然似乎暗示着“一切都还活着”的错觉。

▲展览现场

我们总是分不清,傅饶作品中人与景的关系是什么。人物的动作,路边的碎木头,湖边的倒影……它是清楚地画出来的,但它不确定,那是什么行动?碎木头真的是碎木头吗?这条路要去哪里?湖边不是死水吗?当然,这可以理解为艺术家的意识幻觉和现实的重叠,但这不是他的出发点,也不是他的归宿。如果把傅琰的作品看作是一部扁平的“戏剧”,那么更应该把“幻觉”理解为一种建立思维模式的工具,而不是结论;走向视觉中心,走向客观色彩,都是一种工具的形而上学特征。根据苏珊K兰格的说法,“任何戏剧都会为未来制造一种幻觉……”是的,我们可以把傅琰的作品看作是指向未来的预言。他强调一些关于命运与现实交融的永恒话题。

?展览地点

德累斯顿被称为易北河沿岸的佛罗伦萨。沿河建有宫殿、城堡和庄园。傅饶从2001年起就住在这里。1905年,德国表现主义学派在这里建立了一座重要的“桥梁”。在宣言中,大桥说:“所有那些认为自己必须表达自己内心信仰、自发和真诚的人,都在我们中间。一个队员。1945年,40年后,苏联和美国在易北河联手。很快苏联占领了柏林,纳粹投降了。命运的交汇,铸就了历史交织与艺术反叛的双重预言。

▲《离弦》不可避免,2019/油画、复合材料、画布/油画和画布上的混合介质。220 x 435厘米

<> > >

▲《光年》Infinitrace,2019年/油漆,复合材料,帆布/帆布上的油和混合介质。 220 x 435厘米

▲《午后》下午。 2004 /油画,合成材料,纸/油和纸上混合介质/44 x 50厘米

在20世纪初期,表现主义所追求的欧洲事务的发病率和畸形,如今已在世界范围内流行。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对抗比20世纪初的德国更为严峻。在观看傅饶的作品时,那些愚昧无助的人的轮廓就是人类怪异行为的集体照。在这里,我们无法判断特定的图像,但是我们仍然可以看到表现主义遗产表现形式的回声表现出“信念”和“诚意”。这是时间的命运。无论是恩斯特路德维希基希纳(Ernst Ludwig Kirchner),埃里希海克尔(Erich Heckel)还是卡尔施密特罗特洛夫(Karl Schmidt-Rottluff)的作品,还是作品中渗透的象征意义,都可以看到傅饶。持续的态度。在今天,这种态度并不在于表现主义风格的价值,而是在于看似无效的生活经历中,仍然处于高温之中。这种基调恰恰是时空生活体验的“新年”,是新的飞跃。从国家到国家,再到个人过程,错觉是否笼罩在错觉中?那些从山上冒出来的巨人,那些看似无法识别的偶像(或肖像),不是今天和今天人类卑微的共存吗?重要的是,所谓的延续确认了在历史的掩护下,艺术面临着真正的审问,而没有中断和消退!

▲《光年II》渗透II 2019 /油漆,帆布/布面油画。 240 x 175厘米

▲《降物》一切都有征服者/2019布面油画/125 x 165厘米

▲《随风》跟风II 2014 /油漆,复合材料,纸/151.9 x 127.5cm

尽管艺术概念不断被商业社会所肆虐的趋势,风格和生产方法所冲刷,但那里仍然有未完成的使命,它将永远存在于不确定的未来中。在展览的作品中,您可以看到2004年的作品《午后》,这是一种纸质油画,在褐色和弯曲的光线下,阴影的轮廓被摄影胶片大胆地引用。 15年前的这项工作就像是照片冲印的开始。正如傅饶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绘画是发现自我的过程。她就像我的镜子。”如今,绘画语言通常被视为没有突破。如何应对“绘画已死”?傅饶选择了一种“向内”的姿势,通向内心世界。

▲《红车》红色购物车2019 /油漆,帆布/布面油画/130 x 92厘米

▲《离弦II》不可避免的II 2019 /油漆,画布/布面油画/175x 240厘米

▲艺术家傅饶和他的女儿在作品的前面

在作品《易北河畔的邂逅》中,我们无法确认易北河的哪个场景。也许这只是一个叙事性话题,也许只是某种经历的时间碎片。就像一个话题一样,它的存在足以让听众想起宏大叙事之后的浪漫和激情。这段浪漫开启了两个层面,一个是道德文明正在衰落,另一个是新世界,废墟又在其中诞生。他们全都陷入了漫长的历史河的幻想中。

关于艺术家

傅饶在德国德累斯顿生活和工作。 1978年生于北京,他于2001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图形设计系。他于2008年毕业于德累斯顿造型艺术学院,并在Ralf Kerbach教授的带领下学习。他也于同年进入大师班。自2012年以来,该作品在欧洲受到关注,并已被德国撒克逊艺术基金会,德累斯顿国家美术馆以及美国,瑞士,英国和其他国家的收藏家收藏。 2017年,他在德国莱比锡棉纺厂的14号馆获得了艺术家居住奖学金,他的作品被卢森堡国家历史与艺术博物馆(MNHA)收藏。

关于作者

李博彦(生于1984年),独立策展人。 2006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系。 2012年,成立了非营利性艺术组织再生空间计划。他曾担任2017年三星堆戏剧节公共展览组策展人,2018年第二届深圳当代戏剧双年展公共空间表演组策展人,2018年第七届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实验展览组策展人。最近策划的展览有:对方正在打字.(AC画廊,北京,2019),燃烧温度(华尔空间,北京,2019),房屋(501序列空间,重庆,2018),蛇形手臂(CIPA)画廊,北京,2018),日落即将到来(泰康空间,北京,2017),贫困剧院:重塑抗拒的消费时代(白塔寺胡同美术馆,北京,2017),铁托肖像(莫斯实验) ,北京),2017),ISBN: (真空吸尘器空间,北京,2016),三高(南京美术馆,南京,2015)。

展览信息

“光年”-傅饶

展览时间:2019年7月12日-9月22日

地点:台北市北投区学园路1号,台北艺术大学,官渡美术馆

凤凰艺术

最有影响力的全球艺术对话平台

艺术|展||对话

这么好的新展览点地图可以看到吗?

▲《观看之道》

版权声明:本网站上所有标有“来源:凤凰艺术”的作品均受本网站版权或使用权。有关合作授权,请联系:。如果您被授权使用本网站上的作品,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它,并注明“出处:Phoenix Art”。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复制,提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以上作品。

收款报告投诉

光年

近日,艺术家傅饶的展览《光年》在台北开幕,傅饶延续了某种色彩和长线的表现力。在看似统一的色调中,某种虚构的幻想在闪烁的背景中跳出来。在他的作品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同色中国画的色彩概念,以及《平原法》中的构图框架。以下是凤凰艺术的客座作家,独立策展人李博彦的展览文章。

比起燃烧的云朵还美丽,被群山,湖泊,黑森林所环绕.在台北关渡美术馆的个展《光年》中,傅饶延续了某种色彩和长线的表现力。在看似统一的色调中,某种虚构的幻想在闪烁的背景中跳出来。从表面上看,奇怪的色彩处理是主观的且不受限制的,但是类似的经验不能总结傅饶是一种感性的表现主义者。因为在傅饶的作品中,我们还可以从“平原法”中看到中国绘画“有色”的色彩概念和构图框架。这是两个规则,也是两个限制。他内心的动作充满了制衡的幻想,紫褐色的神秘色调在每个难以形容的角落里来回流动。

▲展览现场

在许多标题为《光年》《离弦》《易北河畔的邂逅》的水平大型作品中,很难找到视觉焦点,从图片的边缘到中心,曲线贯穿了圆形视觉链。这证明了艺术家打算缩小对象的形象,并尝试丰富链上的对象符号。圆形的稳定性感与分散透视图的多角度集合相结合,可以在平面作品中扩展更多空间。所有物体都具有被外力压碎的破坏感。在这里,“客观图像”被拉回到保持效果或美感的材料上。艺术家依靠更有效的主观经验来建模,因此,在一幅画中出现的道路与另一幅画中出现的道路之间没有本质区别。这里的图像只是从一个空间到另一个空间,从一个光年到另一个空间的穿梭。当这些图片结构不再依靠自然追踪,而是依靠主观异化来推导图像的概念时,图片自然似乎暗示着“一切都还活着”的错觉。

▲展览现场

我们总是无法区分的,傅饶的作品中人与景之间的关系是什么。角色的动作,路旁的断木,湖边的倒影……清晰可见,但不确定,该动作是什么?破木真的是破木吗?路在哪儿?湖边不是死水吗?当然,这可以理解为艺术家的意识错觉和现实的重叠,但这不是他的出发点,也不是他的目的地。如果我们把傅饶的作品看成是平坦的“戏剧”,那么就有更多的理由将“幻觉”理解为建立思维模型的工具,而不是结论。去视觉中心和去客观颜色都是工具的形而上学特征。苏珊兰格(Susanne K. Langer)表示:“任何戏剧都会对未来产生幻觉……”是的,我们可以将傅饶的作品视为指向未来的预言。他强调关于命运与现实交汇的永恒主题。

▲展览现场

德累斯顿被称为易北河河畔的佛罗伦萨。沿河建有宫殿,城堡和庄园。傅饶自2001年起就住在这里。1905年在这里建立了德国表现主义学校的重要“桥梁”。桥梁在宣言中说:“所有感到必须表达内心信念,自发和真诚的人都是我们的团队成员之一。40年后的1945年,苏联和美国在易北河联合起来,不久,苏联占领了柏林,纳粹投降了,命运的交集铸就了人类的双重预言。历史交织和艺术叛逆。

▲《离弦》不可避免,2019年/油画颜料,复合材料,帆布/布面油画和混合媒体。220x 435厘米

▲《光年》Infinitrace,2019年/油漆,复合材料,帆布/帆布上的油和混合介质。 220 x 435厘米

▲《午后》下午。 2004 /油画,合成材料,纸/油和纸上混合介质/44 x 50厘米

在20世纪初期,表现主义所追求的欧洲事务的发病率和畸形,如今已在世界范围内流行。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对抗比20世纪初的德国更为严峻。在观看傅饶的作品时,那些愚昧无助的人的轮廓就是人类怪异行为的集体照。在这里,我们无法判断特定的图像,但是我们仍然可以看到表现主义遗产表现形式的回声表现出“信念”和“诚意”。这是时间的命运。无论是恩斯特路德维希基希纳(Ernst Ludwig Kirchner),埃里希海克尔(Erich Heckel)还是卡尔施密特罗特洛夫(Karl Schmidt-Rottluff)的作品,还是作品中渗透的象征意义,都可以看到傅饶。持续的态度。在今天,这种态度并不在于表现主义风格的价值,而是在于看似无效的生活经历中,仍然处于高温之中。这种基调恰恰是时空生活体验的“新年”,是新的飞跃。从国家到国家,再到个人过程,错觉是否笼罩在错觉中?那些从山上冒出来的巨人,那些看似无法识别的偶像(或肖像),不是今天和今天人类卑微的共存吗?重要的是,所谓的延续确认了在历史的掩护下,艺术面临着真正的审问,而没有中断和消退!

▲《光年II》渗透II 2019 /油漆,帆布/布面油画。 240 x 175厘米

▲《降物》一切都有征服者/2019布面油画/125 x 165厘米

▲《随风》跟风II 2014 /油漆,复合材料,纸/151.9 x 127.5cm

尽管艺术概念不断被商业社会所肆虐的趋势,风格和生产方法所冲刷,但那里仍然有未完成的使命,它将永远存在于不确定的未来中。在展览的作品中,您可以看到2004年的作品《午后》,这是一种纸质油画,在褐色和弯曲的光线下,阴影的轮廓被摄影胶片大胆地引用。 15年前的这项工作就像是照片冲印的开始。正如傅饶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绘画是发现自我的过程。她就像我的镜子。”如今,绘画语言通常被视为没有突破。如何应对“绘画已死”?傅饶选择了一种“向内”的姿势,通向内心世界。

▲《红车》红色购物车2019 /油漆,帆布/布面油画/130 x 92厘米

▲《离弦II》不可避免的II 2019 /油漆,画布/布面油画/175x 240厘米

?艺术家傅饶和他的女儿在作品前

在工作中《易北河畔的邂逅》,我们无法确定易北河的哪个场景。或许这只是一个略带叙述性的话题,或许只是某段经历的时间碎片。作为一个话题,它的存在足以让观众想起宏大叙事后的浪漫与激情。这段爱情开启了两个维度,一个是道德文明在衰落,另一个是废墟重生的新世界。它们都流入了历史长河的幻觉中。

关于艺术家

0x252B

傅饶在德国德累斯顿生活和工作。1978年生于北京,200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平面设计系。2008年毕业于德累斯顿造型艺术学院,在拉尔夫克巴赫教授的指导下学习。同年他也上了硕士班。自2012以来,这项工作在欧洲备受关注,并已被德国撒克逊美术基金会、德累斯顿国家美术馆和美国、瑞士、英国等国家的收藏家收藏。2017年,他在德国莱比锡棉纺厂14号展厅获得艺术家居住奖学金,作品被卢森堡国家历史艺术博物馆(MNHA)收藏。

关于作者

0x252C

李博彦(生于1984年),独立策展人。 2006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系。 2012年,成立了非营利性艺术组织再生空间计划。他曾担任2017年三星堆戏剧节公共展览组策展人,2018年第二届深圳当代戏剧双年展公共空间表演组策展人,2018年第七届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实验展览组策展人。最近策划的展览有:对方正在打字.(AC画廊,北京,2019),燃烧温度(华尔空间,北京,2019),房屋(501序列空间,重庆,2018),蛇形手臂(CIPA)画廊,北京,2018),日落即将到来(泰康空间,北京,2017),贫困剧院:重塑抗拒的消费时代(白塔寺胡同美术馆,北京,2017),铁托肖像(莫斯实验) ,北京),2017),ISBN: (真空吸尘器空间,北京,2016),三高(南京美术馆,南京,2015)。

展览信息

“光年”-傅饶

展览时间:2019年7月12日-9月22日

地点:台北市北投区学园路1号,台北艺术大学,官渡美术馆

凤凰艺术

最有影响力的全球艺术对话平台

艺术|展||对话

这么好的新展览点地图可以看到吗?

▲《观看之道》

版权声明:本网站上所有标有“来源:凤凰艺术”的作品均受本网站版权或使用权。有关合作授权,请联系:。如果您被授权使用本网站上的作品,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它,并注明“出处:Phoenix Art”。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复制,提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以上作品。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